马汉所处的时代,美国对中国及远东国家主要奉行是什么?

马汉理论是美国海军将领马汉提出的海权理论,凭借海洋或通过海洋能够使一个民族成为伟大民族,他所说的海权应该包括海上军事力量和非军事力量,说白了,就是用军事力量拓展美国的海外贸易,和美国利益的最大化,事实也是如此,美国利用了海上的军事力量,敲开了日本、中国以及亚洲的大门,直至今天,美国还想利用他的军事力量,掌控亚太和世界的主要经济与贸易往来,在这种思想的主导下,美国今天所谓的自由航行的霸权主义,还在乐此不疲的自由航行着。

他是美国海军战略思想家兼历史学家,海上实力论的创始人。

马汉的制海权理论适应帝国主义时代美国垄断集团向海外扩张的需要,为美国夺取海军基地,建立殖民保护制度提供了理论根据,对美国扩张政策和海军建设有很大的影响。

马汉一直是美国崛起的支持者,也是分析者,马汉认为,美国的安全已经不再依赖两大海洋和欧洲与亚洲的那些强国中的竞争对手,世界格局已经发生变化,世界已经变得越来越小,在以前条件下本会显得遥远而意义很小的事件,如今就发生在我们的家门口。这意味着具有攻击性的强大海军才符合美国的意义。

所以他不断强调美国建设一支更加强大的美国海军的必要性,因为“防御自身利益的最佳手段就是有力量去破坏敌人的利益,剥夺其对海洋的利用”。

首先是帝国概念,马汉呼吁美国建立类似英国的帝国,他相信只有将美国的利益延伸到海外,才能更好的享受利益。并且借助美国的帝国主义可以把文明带到“落后”和“尚未开化”的民族。

马汉的帝国主义观念最终转变为美国与英国联盟、对古巴夏威夷的兼并以及美国政府推出了与商业利益有关的门户开放政策。

国际关系和相对重要性的变化不仅出现在欧洲大家庭的国家中,也出现在整个世界的各个民族中,这些变化的惊人程度毫不逊色”。但是发展和扩张必然导致冲突,在大变革时代,美国需要发展和扩张,否则只能是屈从或灭亡。

马汉坚持“权力平衡”的观念,民族和帝国各自发展和扩展,因此会形成联盟,强大的势力由于敌对势力的存在而得到制衡,马汉坚信,通过仲裁、条约或友好关系来建立永久和平的努力是徒劳无益的。相反,政治家应该密切关注“权力平衡”,美国必须关注欧洲和亚洲的全面权力平衡,即使这种平衡是暂时的,马汉所处的时代,“权力平衡”的观念影响到整个世界。

马汉认为,兼并夏威夷是美国建立太平洋海上霸权的第一步,并以这种方式逐渐获得在世界上具有军事和贸易意义的地理位置。

在亚洲问题上,马汉强调美国应该与欧洲国家结合起来。西方必须关注的直接问题在亚洲,美国应该作为更广大的欧美社会一部分,主要的安全防御集中在太平洋。

马汉,曾预言20世纪是即将来临的“美国世纪”,早在波斯湾发现石油之前,马汉首次提出“中东”的概念以及提高这一地区重要的意义。

马汉最大的贡献在于他为美国提出了大海军的筹建和当时处于由资本主义时期套完整的海权理论。他的早期理论帮助美国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

马汉的主要贡献是海权理论。马汉生活在鸦片战争至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美国奉行孤立主义,埋头建设,亦即儒家所谓先治内政根基再顾及对外。美国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它基本上没有接壤的陆地威胁,孤立主义能够让其专心不受干扰建设。但是在那个,美国已开始插手国际事务,进入转而对外时期。为此,马汉的海权理论就适时了。海权理论认为,在海洋上作战,比在本土陆地强,因为不至于损失根本,只要牢牢控制周边的海洋,就不怕敌人打过来,自己却可以打对方,卡住海洋咽喉,就能掌握主动权,为此需要建设强大的海军。这个理论从英国历史中吸收经验,英国就是因为与大陆有不远不近的距离而占据优势的。这个理论建立,美国就不需要像古典列强一样谋求殖民地,在海洋上掌控贸易通道,自然多方获利,这就是当时美国倡导“门户开放”政策的原因,关键是“利益均沾”,列强汇聚猎食,卡住中国和远东的贸易,不需要占领和肢解中国,得到的好处大家共享(有些国人把这视为美国对中国的善意未免天真)。明白了这些,就理解美国和英国为什么会是铁打盟友关系了,这两个地方正处于世界海洋的关键位置,模式和利益关系是一致的。

海洋强国和大陆强国的区别,也在这里。内陆国不说了,就是中国这样的,既有辽阔的海岸线,也同样有漫长的陆地边界线,两方面都要顾及,不如美英那样可以专注。但是马汉的理论,并非仅仅讲海权,还兼顾陆权,海洋是缓冲层,根基还在陆地,而且必须是大陆,不是小岛,美国大陆才是天下无双的航空母舰,支撑海洋力量的根本在这里。因此,清理后花园是必须的。相比之下,中国和苏联(俄罗斯)都没这种有利条件,中国始终要依靠陆权,发展海上力量,无论如何都将被视为对美国霸权的挑战,“太平洋容得下中美两国”,听明白了的奥巴马,把战略重新投入亚太,川普强化之。

感觉就是想做买卖。把它们的东西卖给我们。那个年代,美国土地太广袤了自己都管不过来。急着招人去干活呢。

真不能答。完全不知内容。